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当事亾忆三姩困难時期唔先後失去孒父亲母亲

2018-01-12 04:44:10

当事人忆:三年困难时期我先后失去了父亲母亲

核心提示:半年后,家里来信说母亲去世,不叫我回家;一年后,家里又来信说父亲下世,仍不让我回。我永远见不到父母了,泪水流干。记不清那年那月,家里捎信说家乡政策松了,外流人口可以返乡生产劳动。我这才回家,和贤妻共同生活。

本文摘自:《快乐老人报》2014年8月7日第15版,作者:李排轩,原题为:《逃命期间父母双亡》

1958年10月,我和几百同学一样,即将师范毕业,成为人民教师。这时,学校搞起了 大鸣大放,向党交心 运动。我们像诚实的孩子,一五一十地道出心里话:社员们吃不饱。几天后,凡是说 吃不饱 的同学,一律被划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(小右派),开除学籍,回家劳动改造。真是晴天霹雳!

回到家后,村干部和社员们得知我 犯罪返乡 ,对我另眼看待。救济粮款没我的份,重活、脏活、危险活却都交给了我。我总是拼命干,躲避批斗之苦。爹娘见我身瘦如柴,不由得老泪横生。娘说: 儿啊,你到外地逃个活命吧,你又没兄弟,万一有个好歹 我决定连夜就走,搭火车去山西,投奔堂哥谋生。我给爹娘磕个头,又转身给贤妻磕,她忙拦住我,咬着嘴唇擦去泪说: 你放心走吧,我当公婆的亲闺女

我跟做贼一样,偷偷地往外地流窜。三天后,我来到山西运城西留,找到哥嫂。承蒙他们收留照顾,我在一个砖瓦窑找到活干。半年后,家里来信说母亲去世,不叫我回家;一年后,家里又来信说父亲下世,仍不让我回。我永远见不到父母了,泪水流干。记不清那年那月,家里捎信说家乡政策松了,外流人口可以返乡生产劳动。我这才回家,和贤妻共同生活。到1979年,根据党中央新的文件精神

当事亾忆三姩困难時期唔先後失去孒父亲母亲

,劳动改造21年后,43岁的我终于当上人民教师。(山东东明李排轩78岁)

癫痫病的治疗
莱芜最好的牛皮癣医院
成都癫痫病治疗医院排名
羊癫疯治疗定点医院
宝丽4050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